南宋沉船、疏勒古城、石峁古都……2019十大考古新发现“挖”了啥

南宋沉船、疏勒古城、石峁古都……2019十大考古新发现“挖”了啥
春秋曾国贵族墓地出土的铜礼器组。我国文物报社供图  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(时刻次序):  1.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年代窟窿遗址  2.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  3.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  4.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  5.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  6.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  7.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  8.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  9.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  10.广东“南海I号”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开掘项目  —————  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从“地下”到“云上”的直播。5月1日到5日,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举办终评会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这是终评会30年来初次在线上举办,入围的20个项目通过4天演示报告,全程直播。 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始于1990年,从2001年起由我国文物报社和我国考古学会一起主办,是在全国范围内评选当年严重考古发现的一项活动,“雷峰塔遗址”“海昏侯墓”“张献忠江口沉银”等闻名考古发现都曾当选。  本届终评会的评委从专家库中随机抽取,柴晓明、陈星灿、韩国河、韩建业、雷兴山、李伯谦、李让、刘斌、刘庆柱、孟华平、水涛、宋新潮、孙庆伟、王辉、王巍、王幼平、王占奎、信立祥、闫亚林、袁宽广、朱岩石——21位评委来自北京大学、我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讨所、我国国家博物馆、我国文物报社、我国文明遗产研讨院、我国人民大学、首都师范大学、南京大学、复旦大学、郑州大学、湖北大学、陕西省考古研讨院、浙江省文物考古研讨所、国家文物局等单位。  罗列这么多,只想阐明,考古学界的尖端“大佬”们,公认这“十大”是曩昔的2019年最重要的考古效果。那么,这些“重见天日”的考古新发现,“挖”出了啥?一般人又能从中看到哪些我国前史呢?  就从年代离咱们最近的说起,那也是800多年前的南宋故事了。  1987年,“南海I号”沉船被发现于广东省台山、阳江接壤海域,这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,沉船上的许多交易瓷器也证明了这是一艘不幸的南宋商船,却由此敞开了我国水下考古的航程。  2007年,在屡次水下考古的基础上,“南海I号”以空前的全体打捞的方法“出水”,到2019年,共开掘出文物近 18 万件(套),其间瓷器约16万件(套),铁器凝聚物 124 吨。瓷器简直包含了其时南边首要窑口与品种,大部分产自江西、福建和浙江,为南宋南边瓷器研讨供给了一大批年代性质清晰的规范器;还有一些器形较为特别的外销瓷器、浓郁异域风格的金饰品和剔犀、剔红漆器等,显示出南宋海外交易的昌盛。  关于奥秘的沉船,一般人最关怀的除了船上有什么,还有,船是什么时分沉的?  “南海I号”沉船中发现的铜钱,最晚的年号为南宋孝宗的“淳熙元宝”款(公元1174年-1189年), 一起依据相关金叶、银铤和瓷器的估测,沉船归于南宋中晚期。沉船中还有一件德化瓷罐,上有“癸卯”年墨书, 南宋淳熙的癸卯年为1183年。由此估测,该沉船的启航应在1183年。  偶然的是,在福建泉州的九日山上,现存13方宋代“祈风石刻”,其间一则正是刻于南宋淳熙十年,即1183年。祈风,是为行将远航的商船祈求一往无前,“南海I号”经研讨确认是从泉州动身,不知其时是否正是为它举办了盛大的典礼,目送它神采飞扬地启航。仅仅没料到,当咱们再次看见它,却是在800年后——“南海I号”现藏于广东海上丝路博物馆。  让咱们把目光从大海回收,下一站要去的是两千年前的汉代西域。  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,坐落奇台县半截沟镇麻沟梁村,北与奇台、吉木萨尔等绿地相连,南越天山可至吐鲁番盆地。遗址由城址、手工业作坊和墓地三部分构成。城址坐落遗址东部一座杰出的山嘴上,大致呈长方形,南北长380米、东西宽280米,总面积约11万平方米。城池依山形水势而建,北、西筑墙,东、南以深涧为屏障,地势险恶,易守难攻。  考古学家说,石城子遗址是迄今新疆区域发现的仅有一处年代精确牢靠、形制根本无缺、保存情况无缺、文明特征明显的汉代古遗址。但石城子的姓名过于一般,它还有一个更显赫的姓名——疏勒城。  公元前60年,西汉王朝设西域都护,统辖整个西域区域的军政业务,标志着新疆区域正式归入我国地图。公元前48年,西汉在今吐鲁番盆地,设“戊己校尉”办理屯田业务,戊校、己校分驻天山南北。东汉明帝时,遣西域都护陈睦驻乌垒(今轮台区域)、己校尉关宠驻柳中(今吐鲁番鲁克沁),戊校尉耿恭屯金满城(今吉木萨尔区域)。  依据《后汉书·耿恭传》的记载,疏勒城最触目惊心的往事,与这位叫耿恭的将军有关。  汉明帝永平十八年(公元75年)3月,匈奴北单于以两万马队进攻车师国,车师王被杀,匈奴乘胜挥师指向金满城。耿恭先是依托弩机取得了战术优势,滞缓了匈奴马队的突击力气;5月,他抛弃孤立无助的金满城,转移至疏勒城。石城子遗址以麻沟河为深涧屏障,与史书中记载的“恭以疏勒城旁有涧水可固”,互为印证。  当年7月,匈奴又来了。此刻,留给耿恭的只要一座孤城,西域都护陈睦和己校尉关宠,都已被匈奴大军围住于柳中并献身,朝廷又因汉明帝驾崩而无暇发援,最终,连车师国都和匈奴连兵了。数月后,数千战士只剩下几十人,但决不屈服。  公元76年正月,继位的汉章帝总算赞同出兵拯救,大军在交河城大北匈奴。当援军的一个支队艰难地赶到疏勒城时,这座被积雪掩盖的死寂之城,包含耿恭在内,还活着26个人。当这些人随军回到玉门关时,只活下了13人。  疏勒城只要一处城门,城门遗址也已被开掘——能够想见,耿恭当年便是站在这个城门上痛斥匈奴的劝降的。当前史有了可见可触的什物,往事就并不如烟。  有文字记载的前史终归不算太悠远,有的奥秘古国不知从何起,也不知何所终,只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遗址,让后人发生无限遐思——陕西神木石峁遗址便是如此。  石峁城址坐落陕西省神木市高家堡镇,地处黄土高原北部的黄河支流——秃尾河北岸的梁峁台塬之上,距今约4000~4300年。接连9年的体系考古作业标明,作为石峁城址的中心区域,皇城台或已具有了前期“宫城”性质,是现在东亚区域保存最好、规划最大的前期宫城修建。  石峁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以“皇城台”为中心,内、外城以石砌城垣为周界向内拱卫,高耸壮丽,气势恢宏,是我国北方区域龙山年代晚期的超大型中心聚落和区域政体中心。但是,如此巨大的修建,谁建的、为什么被抛弃、从前寓居在这里的人后来去了哪儿……种种疑团,都暂时无解。  有考古学家称石峁城是黄帝的国都,但立刻引发了学术争鸣。只要一点是毋庸置疑的,这个黄土高原上的奥秘王国都邑,有过极致光辉。  在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中,最“资深”的是三处石器年代的遗址——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年代窟窿遗址、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、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。那时分人类还没有文字,只能靠考古学家的开掘来复原他们的日子。  疥疙洞遗址稀有地保留了距今10万-1.5万年间的人类化石和丰厚文明遗存的窟窿遗址,为我国甚至东亚区域前期现代人演化自本乡古人群的学说,供给了重要的考古学依据;小南山遗址坐落黑龙江省饶河县乌苏里江左岸,总面积40余万平方米,近几年开掘出土玉器120余件,加上以往发现,总数超越200件,这是东亚区域体系用玉的最早依据;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有着国内已知最早、最齐备的城市排水体系,还发现了双轮车的车辙痕迹,布局方正、中轴对称,严整的规划让咱们看到了我国古代城市规划的源头……  遗址不会说话,考古不是挖宝,许多开掘出来的东西也并不“美观”。但在这些深埋黄土的细微处发现一些新故事,除了满意现代人想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猎奇,或许也能为到哪儿去供给一点前史的学习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